朝阳小说网 > 魔剑惊龙 > 第 7 部分阅读

第 7 部分阅读

“说你。”孙老的鹰目中ณ冷电森森:“老夫飞天豹孙坚,你该听说过我这号人物。”

每句话,都会把心高气做的人逼得气炸了肺,步步逼对方แ拔剑๳而斗,为了护花不惜流血五步。

中年人麓低声音:“我把消息详情奉告,是否肯帮忙,你可以完全作主我只能说:兄弟,我们全靠你了。”

声狂震,火星飞溅,蜈蚣钩๗变型斜飞,禅杖的剑冠顶化为ฦ碎屑。

片刻间,有四名劲装男女丢了命。

自从洪武二十五年全部整修之后,迄今已经历了百六十年漫漫岁月,百余年来不断整修,但有些地方แ的构木,已经有点腐朽。

平民百姓屋内的墙壁,粉刷只许用单色的青灰白。唯的例外是院门内的照壁,可以绘松竹梅类普通事物的花墙。

闯入座花厅,他的手本能ม地按上了剑把。

厅中有位明眸皓齿,仅穿了亵衣裤的艳丽年轻女郎,手中剑映着灯光,幻发出青荣蒙的光华,是属于宝剑๳级的利器,剑发出隐隐龙吟,表示女郎已经以内力御剑内功火候不差。

“你是妙手灵官?”女郎๰美丽的面庞,流露出惊容:“你怎么可能ม深入此地的?”

黄自然的剑,出鞘三寸。有种莫策的撼力,像触电般刺激了他下,本能的反应,是拔剑应付不测。

这位美女的气势,根本憾动不了他,这股莫测的压力,又来自何方?

美女的话,打断了他究源的念头,剑๳重行归鞘,这股莫测的压力,也因为他的分神预感觉不到了。

“谁告诉你我是妙手灵宫?”他讶然问。

原来飞天豹那些人,是来追赶妙手灵官的,与他无关,飞天豹已经发现妙手灵官了。

“是老爷说的。”美女坦然说:“说有你这么เ个人,这几天可能来闹事,要我们不要怕,这里没有人能进来。你来了,我必须把你留下,留待老爷发落。”

“老爷?哪位老爷?”

他被美女握剑蓄势待发的情景惹笑了,戒心消去大半。

美女御剑的内劲相当够火候,但神情紧张而呈现惶恐,看便知是下过苦功练武,却毫无搏斗ç经验的人,受到เ惊吓非出手不可,却又不敢出手。

“老爷就是老爷呀!”

“你是说拔山举鼎?”

“什么เ叫拔山举鼎?”

“咦!你是这间屋子的什么เ人?”

“我是住在这里的人呀!这间内院有四轩,每轩住了七位姐妹,每人都有自己的房舍。我是苍龙轩七女之。这里是我的住处,只有老爷能进来,不许其他的人闯入,闯入的人必须交给老爷发落。”

声落人冲进,剑๳光暴射,速度相当迅疾,手眼心法步却有点不协调,招发七星联珠,完全是顾攻不顾守的连续进手招式,剑连剑望影追逐出剑攻击,最后两剑章法已乱。

他让美女攻完七剑๳,指头敲在美女右肘的麻筋上。

“哎呀”美女惊叫,剑失手坠地,惶急地向后退,花容失色,动人的美好胴ฒ体在发抖。

他将剑๳用脚拨开,步步跟进。

这美女毫无交手的经验,下过苦功学武却派不上用场。

“你叫什么名字?你在这里是什么身份?”他柔声问:“老爷目下在何处?邻室有些什么人?”

“我叫玉房。”美女惶然说:“我们是不许提姓名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老爷是这样规定的,触犯的人要要处死。”美女颤抖了几下。

“拔山举鼎是大老粗,怎么เ懂这些玩意?”他自言自语,然后提高嗓音:“老爷目下在何处?”

“我我怎么知道?”美女惶乱ກ地躲入太师椅的后面:“我来这里七年,从来没到过其他的屋子,唯能看到外界的地方,是小院子头上的那方天。老爷何时来何时去,从何处来往何处去,谁也不知道。你,是七年来,第个出现在我住处的陌生男人,老爷定会追究的”

他摇头苦笑,很难想象个人被关在这里七年,只能在院子里抬头看到方天,对外界无຀所知的滋味。当然,这比养猪仁慈多了。

人毕竟不能与猪比,猪在猪圈里是不会抗议的。

美女口中的老爷,毫无疑问是指拔山举ะ鼎,这混蛋色鬼老山羊,还真有享受的福份呢!有钱有势当然会享受,有些人拥有座金山,花文钱也疼得要死,真的不知道什么เ叫享受。

“你回房去吧!钻进被窝里不要出来。”他瞥了美女的亵衣裤眼,显然美女是闻警从床上爬起来,掂了剑๳出外看究竟的:“打打杀杀是男人的事,你大概从来就不会真正与人玩那ว把剑。”

“老爷与几个娘姨,教我们三件事。”

“什么三件事?”

“练武功,练音律,以及学习๤怎样讨老爷的欢心”

“那老混蛋会做乌龟。”他忍不住大声说:“他还能活多少天?养了大群年轻貌美的女人教来享受,最后还不是留给别ี人享受你走,我要打进里面去。”

他指指不远处的座屏门,顺手抄起只锦礅。锦礅不是石制的,形如鼓份量不轻,用来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