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阳小说网 > > 完结

完结

“喔,阿德,你上电视了呐。”钟润和他心爱的花坐在双人沙发上,一双大脚还很不客气的跨在前头茶几上。

反正韩耀德和钟润打小认识,也都是败家子一个,偏偏家产多到败不完,混来晃去也搞到三十岁,这日子看来就要这么鬼混到近棺材为止。

身为植物研究者的刘重志第一次看到这异象时,全身兴奋到颤๶抖了起来。

一步又一步,阿鸿一边在内心咒骂一边走在湿热的热带雨林中,两个人都没有注意到เ,其实在身后有个黑色y影的靠近。

不可思议到什么程度?到它的外表长成人类的儿童一般,让经过的人类会本能的把他们抱起来,同时间就被花朵寄生上,被寄生者会因为力过度被吸取,造成短期间死亡的后果。

而且因为这种寄生小花所需的营养,是成年男子

所以说,现在混在这群外邦人当中ณ,唯一一个当地人的萨拉更显得出他的勇气与特别。他曾经独自一人深入雨林中,从遍地的寄生种小花,喔,或者该说是男孩们当中,寻找出他曾经一见钟情的那一朵亚麻花。

亚麻是个外表约七、八岁的小男孩,粉嫩嫩的肤色是舒服的白,这是每一个ฐ寄生花朵的特色,他们人型时的肤色和他们的原身花瓣是一样的白色,粉粉嫩嫩的,不是东方人杂质的白,也๣不是西方人硬质的白。

他很爱笑,一和萨拉四目相对就笑,也许是因为这样,他的腮帮子总是微微鼓起,让他看起来年龄似乎更小,有种不懂事的幼童的稚气。

可是只要是知道花朵特的人就知道,这种以男人为ฦ生的男孩们,没有一个是纯洁的,他们天生就会帮男人口交,张开双腿露出窄小的、彷佛未经人事的小小肛口,可是他们摇晃腰身的动作暴露出本能的荡。

所以就算亚麻看起来再纯洁可爱,萨拉都能对他勃起,心中ณ毫无罪恶感的把他成人的入他稚嫩的肛内,并且磨擦、抽送,最后。

除了亚麻以外,随行的还有几个男孩外貌的小花们也一样,不管是总爱冷着一张脸຀的紫罗兰,还是看起来温温和和的代赭,或者是一双眼珠子到处转的翡翠,甚至看起来只有三、四岁大小的绯红与戴绿都一样。

都是,一样的。

牵着亚麻男孩的小手,萨拉带领着这一群外邦人走进了雨林的深处,接近四十度的高温加上九五%的湿度让这几个外邦人不是太舒服,可是男孩们似乎挺喜欢这个出生地,就连平常懒得走路总爱让饲主抱在怀中的翡翠都扭动身体,要求韩耀德把他放在地上自己走。

柔软的土地充满弹,轻轻一踩又马上弹了上来,下头是无຀数的尸体所转换的生命体,枯干的落叶、死亡的昆虫、腐烂的小动物残肢、毛发……身为紫ใ罗兰饲主的刘重志是个ฐ植物学者,他非常清楚这种环境有多适合植物的成长,所以他转头望向一行人中唯一没有牵或抱着小花男孩的男人——郑一——的手上所抱着的那个玻璃罐,刘ถ重志心中的期待越来越高。

就在一个转弯,拨开挂在眼前阻挡视线的藤蔓时,所有人都知道,他们到了。

雨林的深处,满地的蕨类与蔓藤,覆盖住天空的密林。

一个又一个的男孩子,或趴或卧,或倚或坐,在铺满枯叶与绿藻的地面上,在藤蔓缠绕的树干边。

除了韩耀德是第一次看到,其它几个人都曾看过的这个景象,依然让所有人惊叹。

眨了眨眼,眼前成群的男ç孩却在下一次睁眼的瞬间成为一朵又一朵的小白花,接着又在某次的眨眼时成为初次看到的一群男孩。

这就是『花』,既是花朵,又是男孩的谜样生物。

刘重志是第一个迈步走近的,爱花成痴的他不知不觉地想要伸手去研究任何一朵小花,当场被他身边的紫罗兰给拦下。

“啊……抱歉抱歉,小紫,我不是故意的……”男人胀红了脸,急忙解释他差一点出轨的行为:“别生气,我再也不敢花心了……”

斜眼瞧着刘重志被妻管严的小紫教训,钟润牵着他以前来这儿挑万选带回家的代赭,小心翼翼的不碰到เ任何小花男孩地往前,还不忘回头招呼第一次来这儿的老友韩耀德:“小心别碰到了,你可没有某只原始动物的力。”

轻轻搂住翡翠的肩膀,韩耀德对钟润๰的发言再赞同不过,跟在他身后肩挑两花的古尔塔塔的确是原始动物,与其在人群中走动,还更适合与黑猩猩在森林内群居那种。

至于肩上坐着戴绿和绯红的古尔塔塔本人,本没听懂钟润口中的讽刺,一边跟在钟润身后一边帮他注意:“钟先生,小心,脚下有枯藤蔓。”

萨拉苦笑,一手牵着亚麻,一手扶好只顾着手上玻璃瓶的郑一往前走,好跟上最前头的刘重志。

因为很小心,所以他们走得很慢,总算在半个小时候走到群居花朵的中心处。其实也没人知道这里是否真的是中心处,总之这一带的花朵特别密集就是了。

“郑先生,请把罐子给我吧。”刘重志伸手,小心翼翼地从郑一手上接来那ว个玻璃罐,罐子里是一朵小白花,干枯的,在花瓣上还带着一个黑色的脚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