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引子(9)

“那么当时你向你妻子解释这件事了吗?”

“老弟我昨天喝得有些多也๣许说了不少胡话、傻话请你别ี在意。我平时很少说那ว么多话有些话宁肯烂在肚子里也不想和人说自己心里却烦恼憋闷的难受。人心险恶啊可是昨天我和你简直是一见如故再加上酒的作用就口无遮拦了。但说出来了我一点也不后悔而且我心里觉得特别轻松。你是文学家如果觉得我讲那些东西有用你可以把他们写出来你也可以写我的这半生我不是想让你给我做传记而是把一个实实在在的失败的老男人的心态、形象展示给人们。我有丑的一面也有善的一面有高尚的一面也有卑微的一面。能为作家提供一个艺术形象也๣算我这一生没白活。”

“老弟你嫖过妓女没有?”

“那他们为什么要这样说?”

“大哥我理解你其实我和您有着同样的感受我也是个落魄者。这个时代不需要精神、不需要哲学、不需要思想更不需要我们这些文学家。这个时代需要的是钞票຀、黄金。美女、香车、宝马有这些就够了。我们这些写文章的所谓作家制造出的东西没人读、没地方แ出版也没人买຀到了自费出版自产自销的地步。所以我有时候想我该改行了否则会有饿死的一天。但是我不知道向我们这种年纪改行能做什么?有谁会收留我们?干脆ะ我和大哥一起外出当民工吧。”

“对不起大哥我不知道你有这么悲惨的遭遇不该问你这些让您伤心。”

“谢谢您的赞扬但我知道自己้是个ฐ无能ม的人做政治家不是政治家的料没有才能做企业家把一个ฐ好端端的企业搞破产了。我是个ฐ很失败的人。”王国忠说。

让北风震惊的并不是王国忠曾担任过诸多显赫的令人羡艳的公职而是王国忠在一年前曾经是本市当年的十大新闻人物之一。

而我那时已经对网络的信口雌黄泼脏水厌恶至极决议今后不在网上发文章所以对编辑的要求不仅不做任何理会且嗤之以鼻声言任小说自生自灭最好作闭频处理。

“哦北风好怪的名字找我有什么事么?”

“嗯有点事是这样的”北风定了定神整理了一下有些慌乱ກ的思路道“我是《人间百态》栏目的特约记者想就你儿子出车祸ຖ的事请您谈一下自己的-----ๅ”

“好了别说了我对那ว些靠揭人隐私和伤疤上的血痂换钱的记者们向来不感兴趣我这里没有什么เ腥臭的东西供你们品味你走吧。”那ว个美丽的女人脸色突变冷冰冰地道。

“初次见面您怎么เ这样说话?”北风脸窘的彤红。

“我就这样说了我没有义务为你们提供你们想要的东西。”那女人依然一副拒人千里的架势。

这时北风突然回过神来想起了王国忠对她说过的话这个女人爱憎分明就是这种性格。对她厌恶的人和事毫不容情。自己怎么忘记了王国忠说过的话了呢?幸亏他还带着一块敲门砖否则只有被赶出去了。想到这里他笑了说“你果然很有性格---ๅ”

“什么เ意思?你笑什么?”邹美英警惕地问。

“我这里有我大哥王国忠给您的一个便条我是信使请不要赶我走。”北风恢复了他素า日里的自信和幽默把便条交给了邹美英。

看完便条邹美英立即恢复了她玫瑰花般艳丽的常态笑了起来道“对不起北风先生你怎么เ不早把便条拿出来啊?”

“你的美丽ษ让我惊慌得六神无主把这个便条差ๆ点忘掉。”北风说。

“你过奖了--ๅ--快坐吧我给你沏杯茶吧。”

茶水沏好了搁置在北风面前的茶几上邹้美英也在北风对面的沙发上坐下来。

“北风先生有什么事说吧想了解什么不要绕弯子直说我这人喜欢竹筒里倒豆子不藏不掖一下子倒出来是朋友就真诚相待弯弯绕就哪来哪去恕不接待。”邹美英神态平和地道。

“你的性格果然如王大哥的描绘昨天夜里我和王大哥喝了二斤白酒八瓶啤酒聊到天快亮的时候才在他那里睡了一会儿。”北风说。

“是吗?王哥喝多了吗?”邹美英立即现出关切的神态。

“没有以他的酒量怎么会喝多呢?他告诉我转业时战友为他践行他喝了二斤烈性白酒都没醉。我很敬仰王大哥有一种相见恨晚的感觉我把王大哥当作自己的大哥般尊敬王大哥也认下了我这个小弟今后我到เ大哥家还望嫂子留情不要一进门就赶我走哦。”北风调侃道。

“瞧你那壶不开提哪壶你不是没说明情况吗?我讨厌那ว些专门揭人隐私靠别人的伤痛讨生活的所谓记者另外我这人没有什么เ心计对付不了那些有心计、弯弯绕的人所以不如离他们远点。但你是王哥的朋友就另当别论了希望您不要见怪。”邹美英在说这话时神态有些羞涩๳忸怩脸上泛着红晕展现出她内心善良、平和、柔情的另一面。北风阅人不少他知道有些人你第一次和他接触会给人以冷硬横拒人千里不近人情的的感觉和印象但这种人的实际内心十分火热、柔弱、善良。冷横硬只是他为ฦ了避免外界伤害而做出的一种保护性反应。邹้美英当属这类人。

“我怎么敢怪罪我未来的嫂子呢?”北风说。

“他都对你说了吗?”邹美英红着脸问。

“说了你们的爱情经历既让我心灵震颤又让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