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引子(4)

“你要喝我奉陪老弟就是了。”

“那些心地卑劣的人总是以卑劣的心事猜度他人这叫以小人之心度君子腹。并不奇怪诗人北岛说高尚是该伤者的墓志铭卑鄙是卑鄙者的通行证。这话一点不假。但你不必为这些卑鄙者的胡言乱语而生气。我管不到别人只能说自己从内心我很佩服您我觉得您的人格非常高尚是个很了不起的人。”北风真挚地道。

这一事件反映的是社会道德危机和世风之沦落就这一事件进行报道具有重大社会意义因此才引发了北风对这一件的关注。

而既然有人揭发便有人受理正赶上了那年冬天全国性清理互联网上涉黄小说便有一个ฐ既是作者又兼职那家门户网网编自命为“北方的天空”的东东出面查处在网上公告我这部上准备和“北方的天空”打官司。因为“北方的天空”见我认了真终究没有敢把我的作品当做涉黄作品清理仍然保留在网站上只是组织一些网上水军留下不超过十条污蔑性的污言秽留言。面对此情此景该网站其他的编辑要求我把涉及男欢女爱的描写删除。

“老弟这句话见外了我有什么不放心的?说句实在话过去我确实很在乎自己้的个ฐ人形象也๣非常爱面子把个人的脸面看的比命都重要但是自从我尊奉、相信了半生的理想和信念被的现实粉碎了之ใ后我便觉得什么也无຀所谓了。一个人半生的信念和理想突然被粉碎人失去了理想和奋斗目标这种痛苦、这种迷茫、怅然的滋味真是难以言喻。这就如一个ฐ活生生的人突然失去了灵魂又如在大海中ณ航行的船只突然迷失了航标真是不知所措。我也曾经想适应新的形势和环境寻找、确立一个新的理想和信念找回自我。可是现实似乎没有我想要的选择选择现代社会嚣尘甚上不可一世的金钱做我的信仰、做我的精神支柱吗?不那ว玩意儿我曾经拥有过它有过一个ฐ多亿吧我完全可以靠他们过一辈子香车宝马、美女如云、花天酒地、纸醉金迷的日子但是我看不起那ว种人生所以我没有那样做我选择了为大众。但我的回报就是在企业濒临破产之ใ时我曾倾情关爱过的同事和股东纷纷抽逃我白送给他们的股份离船上岸我的儿子有病无钱医治在家等死。我理解我昔日的同事们的行为他们入了金钱๥教会拜了金钱教。但我痛恨金钱这种教义这个教义在医院里杀死了我的亲人我唯一的儿子。我不会重新า选择它。而且它也厌倦了我这个不肯珍爱它的人不再重新眷顾我。我过去有个ฐ部下叫刘君武这人你也许听说过是本市的一个ฐ大富豪这个人很有才干做人心眼也不算坏懂得知恩图报过去我很信任、很器重他但他后来变得让我看不起他无法容忍他认为他是一个只是崇尚金钱๥没有原则没有人格的人从此不愿和他来往。但是现在我的看法完全变了。他曾经劝我扔开那个股份制烂摊子和他一起创น办新公司他和我说过一句话我现在记忆犹新他说‘大哥你不要做理想的梦了我们现在是在狼群里生活狼的规则是弱肉强食连列宁都说在狼群里生活应该学会狼叫你怎么就不醒醒呢?’当时我对他的回答是‘去学你的狼叫或者做你的狼去吧。我是人我永远会信守人的原则。’现在想一想刘ถ君武的话不无道理。人如果缺失了理想和信念他就和动物和狼没事么两ä样。狼的理想和信念是血肉种群交配。这个时代的人理想和信念是什么เ?金钱、物质情欲的发泄。这和狼有什么两样么?我觉得没有。老弟我在作家面前说这种应该让思想家们去思考的问题๤有点板门弄斧的样子又有落魄者发牢骚的味道请你不要见笑。”

“大哥我理解你其实我和您有着同样的感受我也是个落魄者。这个时代不需要精神、不需要哲学、不需要思想更不需要我们这些文学家。这个ฐ时代需要的是钞票຀、黄金。美女、香车、宝马有这些就够了。我们这些写文章的所谓作家制造出的东西没人读、没地方出版也没人买຀到了自费出版自产自销的地步。所以我有时候想我该改行了否则会有饿死的一天。但是我不知道向我们这种年纪改行能做什么เ?有谁会收留แ我们?干脆我和大哥一起外出当民工吧。”

“我们都是些时代的落魄者老弟我终于有同盟军了来为ฦ了我们的落魄干杯”王国忠突然笑了起来这是自北风和他见面、谈话以来的第一次大笑。但北风知道这大笑里面蕴藏着无限的辛酸。

他们两人边聊天边喝酒不知不觉中两ä瓶酒清了底。

“大哥我们再来一瓶二一添作五怎么样?”北风道。

“随你的便我奉陪老弟就是。”

但是饭店的服务员说他们要打烊了不再卖酒。正在兴头上两ä人有些失落的无奈这时北风提议“大哥我送你回家我们到เ你家再买຀些啤酒继续喝很想和大哥尽尽兴可是这个饭店恼人----”

“那好不过到我家啤酒我买຀你不用再破费”

他们起身结账全部账单的消เ费加起来不过八十元。没超出北风的经济承受能力。这就是小店的好处经济实惠是作家和准民工ื们消愁解闷的好去处。

--------ๅ-ๅ-ๅ--ๅ----ๅ--ๅ---------ๅ-----ๅ-----ๅ-ๅ--ๅ------ๅ--ๅ-ๅ-------ๅ--ๅ--ๅ--ๅ--ๅ----ๅ---ๅ-ๅ-------ๅ-ๅ--ๅ------ๅ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