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引子(3)

“您误会了我说的不仅仅是这件事而是另有所指那ว张价值五百万元的彩票຀券你完全有理由有权利自己้拿起来去领ๆ奖因为ฦ它使用您的钱买的而且据我所知彩券属于无记名的性质不挂失不记名户彩券在谁人的手里就算谁的你完全可以拿着张中ณ奖的彩票຀去领奖没有人认为这不合法的更何况它确实是您出钱买下来的。但你却把它给了那ว个只向您提供了一组数字号码的人这一点不是普通人能ม做到的不知别人怎样反正我是做不到。所以我说您是个非常了不起的人。”北风说。

在接受任务后北风对和这一事件有关的所有当事人进行了大量的访问和事实真相的了解、调查。

然而如此高的点击率并没有给我带来任何益处反而徒招遭烦恼气得半死。

“你要喝我奉陪老弟就是了。”

要了两ä瓶北京红星二锅头上来同时打开两人开始豪饮。仅仅第一次见面两人却像熟识多年的老朋友那样敞开了心扉一边大口喝酒一边聊天。

“我听大哥说您独自一人生活怎么?大嫂呢?有孩子吗?”

“老伴儿去世快两ä年了儿子得了尿毒症没钱换肾去世也有十年了他死的时候仅仅二十五岁。儿子死的时我总是在想如果我能代替儿子去死就好了。”王国忠说着眼泪潸然而下。

“对不起大哥我不知道你有这么悲惨的遭遇不该问你这些让您伤心。”

“没什么让你见笑了。”

“男儿有泪不轻弹只因未到伤心处。大哥我理解您。”

“不说这些了来老弟我们喝酒。”王国忠端起白色玻璃杯一口气饮下多半杯酒。

“大哥慢点喝喝得这样猛您行吗?”

“没事老弟放心吧当年在草原上当兵转业的时候战友们为我践行一种六十多度被当地牧民称为‘蒙倒驴’的烈性白酒我喝过两瓶都没有醉意。今天认识你这个新า朋友还能ม看得起我称我做大哥我很高兴多喝点应该没事。”王国忠说。

“那好大哥量力而行我从不主张劝酒。我也๣喝一大口。”北风说也๣猛猛地喝下大半玻璃杯酒。

“老弟很实在。像我们当过兵的。不过话又说回来当兵的也๣有不实在的就像张旺根就是那个ฐ你准备要采访的出租汽车司机。真给我们这些曾经当过兵的爷们丢脸຀。”

“怎么?那个张旺根也当过兵?”

“何止当过兵?他过去就是我手下的一个战士他复员后找不到工作几百公里之ใ外跑老求我我为ฦ他安排了工作在我眼皮底下工作了许多年算了---不说他了。来老弟喝酒。”王国忠摇了摇头像是要赶走一个不愉快的记忆然后端起玻璃杯饮尽了杯中的所有酒水又为自己้斟满。

“大哥您喝得太快了些我有点跟不上了。”

“那你可以随便--ๅ-ๅ”

“那怎么行?我比大哥年轻又是第一次在一起喝酒不能ม玩儿奸的我随大哥但喝多了口里没有把门的信舌头跑马由á疆胡说八道大哥可不要见笑。”

“没事就凭喝酒就能看出老弟不是那ว种当地人讲话玩儿花活儿的人。我喜欢实在人讨厌伪君子。”王国忠说。

“我也如此。大哥我就借酒斗胆说句题外的话我觉得你讨厌那ว个叫张旺根的人但你很了解他----ๅ-既然如此我想明天采访他你能ม否给我做个引荐。”北风说。

“这个----恐怕不行--ๅ-”王国忠沉吟了一会儿道。

“为什么?就因为你讨厌他吗?”

“不仅仅如此他最近情绪不大好出租车也๣不跑了整天呆在家里喝闷酒--ๅ-”

“那是为什么?不是他儿子的伤势已经好转快要出院了吗?”

“不单是为儿子的事他妻子最近正在和他闹离婚。”

“这又是为了什么?还是因为他见死不救的事么?”

“也不是。怎么说呢?”王国忠沉吟了片刻道“老弟有些话我实在难说出口但是不说又解不了你的疑惑这样吧我权把你当成是我的弟弟而不是一个媒体的喉舌有些不该对媒体说的话对你实话实说。但这些东西你是不能报道的。这么说吧张旺根的妻子和张旺根离婚的主要原因在我这里是为了我---ๅ--ๅ-但是我不想让自己成为小报娱乐的花边新า闻人物----我不知你理解我的意思没有?我是个城府不深的人这也可能就是我屡屡遭受失败命运的原因--ๅ--”

“大哥您越说我越糊涂了他们夫妻离婚和您有什么关系?”

“喝酒吧再来半杯酒我也๣许能借酒遮脸鼓起勇气--ๅ-”王国忠说着将半杯白酒饮下。

“我陪大哥---”北风也饮下半杯。

“张旺根的妻子叫邹美英她和丈夫离婚是为了和我结婚。”

“大哥我更糊涂了这倒究是怎么เ回事难道是为ฦ了报答您对他儿子的救命之恩?”

“怎么เ可能呢?老弟真是个糊涂作家。我就实话实说吧-ๅ--ๅ-反正我是要和美英结婚的也不怕你见笑了。美英是我的情人我们的情爱关系保持了快三十年了---”

王国忠又喝了一大口酒讲述了起了他和邹美英的故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