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3第 113 章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他抢了我的金手指[快穿]| 作者:川夏曦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布置得十分暖和舒适的矮榻上,景曦躺在上面,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从空间里掏出来的小说。

    小说内容十分之狗血,看得他非常郁闷。他翻回到封面往作者名上瞄了几眼,顺便也就注意到了书脊上那一丛绿色的小草、以及那棵绿草下面的晋江文学城几个字。

    景曦瞬间了悟,难怪这故事能这么千回百转。

    将书丢回空间,一只手枕在脑后,他两眼-虚晃地望着头是迎少爷请他过去有事相商。

    景曦挑眉回神,道了声知道了。

    看来他的好大哥快要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听到了本该听到的秘密,却没有如上辈子那样整日酗酒。他不借酒浇愁,怎么把身边伺候的丫鬟带上床?他不乱搞男女关系,未来的傀儡皇帝从哪来?他不成日作死,伤口又怎么能感染毙命?

    看书的时候他站的是主角立场,然而当他变成炮灰元景曦来亲身经历这些事情,忽然挺为原主不值的。

    就算他母亲对元景迎不好,打着利用他的目的,但也好吃好喝好穿地把他养到这么大了,没有生恩有养恩;最后毒死他是疯狂了一点,他重生回来想报复宋善雅于是生生把她给弄疯了,关在后院里了此残生……这本来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该选择原主来报复宋善雅,无论怎么说原主是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,对他这个大哥不说非常孺慕,但也友爱有加,而且早早就病逝了,从头至尾没伤害过他。

    可是他一遭重生就把这些过去全都推翻了,他只记得自己的委屈和痛苦,看不到其他人的付出,眼睁睁看着、甚至还主动推动让原主去死,就只是为了报复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我把你当兄弟,你却特么想让我去死。

    白眼狼。

    景曦在心里给他下了个定论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元景迎住的院子离他不远,他们兄弟都住在宋府的前院里,一个在东一个在西,与女眷住的后院相隔甚远且往来不多。

    景曦出了院门后右拐直行半柱香的时间才到元景迎的西院。

    “元宝,冻着了吧?快到屋里坐。”

    他对下人说是有事相商,但却在偏厅摆了一桌酒菜,然后屏退屋里的下人,十分体贴地的推着他入座。

    “我让人特意去鸿福酒楼订的菜,都是你喜欢吃的。”

    鸿福酒楼是云阳最大的酒楼,厨子手艺特别棒,元景曦以前每次来云阳都要去三不五时地吃上一桌。他跟叶从安仅有的几次点头之交,也是在这个酒楼里。

    景曦拿起摆放在手边的酒壶,应该是刚温好的,壶外壁透出来的温度很热乎。除此之外,屋子里像是被人精心布置过,暖融融的,还透着一股清淡宜人的松香,可谓是用心至极。

    他动作徐徐地给自己倒了杯酒,唇边溢出一抹淡笑:“大哥有心。”

    元景迎目光在他手边一扫,摇头说:“这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景曦举起酒杯递到鼻下轻轻一闻:“好酒,是仙人酿吧。”

    仙人酿是酒中珍品,在大御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,据说是酿酒之人祖上一位修仙之人发明出来的,酒醇味绵,回味无穷,有延年益寿之效,非富贵之家享用不起。

    元景迎点头:“我问过大夫了,仙人酿可以温养你的心脉,于养伤有益。”

    景曦懒洋洋地掀起眼皮朝他投去一眼,这段数,难怪原主他娘玩不过啊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是知道剧情,只怕也会信了。

    仙人酿当然是好东西,但是无论多好都不能否认他本身是酒的事实。完好时喝点的确是有养生之效,对外伤也有杀菌抑制作用。但这东西喝多了会加速血液循环,有内伤的话,绝对会起到反效果,以他这种骨头碎裂还没长好的程度,久而久之只怕是腿都会烂掉。

    对他的煞费苦心无话可说,景曦如他所愿一口将杯中酒饮尽,以行动表明了“相信”的态度。

    元景迎松了口气似得开心一笑:“来,吃菜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事,景曦便也心知肚明地不问。

    比起一开始就打破敌人所有的希望,他更倾向于温水煮青蛙的办法。先让对方放松警惕,让他以为自己可以成功,然后在他期望值达到最盛时再让他品尝到失望的滋味,想必十分销-魂。

    景曦进屋时就脱掉了披风,身上穿着厚实的长袍,坐了一会儿便感觉有点热,于是往后微微一靠,漫不经心地将袖子往上挽了两挽,露出一节如凝脂般白皙滑嫩的手臂。

    他双手生的极好,修长而匀称,十指白玉般无暇,只在右手大拇指上戴了个质地上等的血色玉扳指,夹菜时指间夹着双晶莹剔透的翡翠玉箸,一红一绿一白彼此映衬,那画面说不出的勾人,单一只手,便让人想到了活色生香一词。

    元景迎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,黑眸逐渐深邃。

    就在他神思不属的间隙,景曦终于搁下了玉箸,与瓷白的碗碟相撞发出“叮”的一声清脆响动,将元景迎跑远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吃好了?”

    景曦懒洋洋嗯了一声,整个人显得有些慵懒。

    元景迎闻言唤来下人,让人把东西撤走,重新上一壶热茶。

    景曦揉了揉额头,开口打断他:“不喝茶了,我有些困,想回去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让人送你回去。”元景迎也不强留,“阿碧,你小心伺候着少爷。”

   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