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阳小说网 都市言情 多重关系 第一五零章十年等待

第一五零章十年等待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多重关系| 作者:张不高不高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<foncolor=red></br>

    张小伟赶到长沙的时候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

    出了机场,张小伟拿出了电话,又摁出了那几个倒背如流的字母,却还是没有勇气拨出去。

    他打了一辆出租车,直接到了李航的住处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要带我到哪里呀?”

    “爸爸带你去找个伯伯,那个伯伯人可好了,可以让开心赶快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那么你认识那个伯伯嘛?”

    “爸爸当然认识了,爸爸认识他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个伯伯一直忙啊。”

    到了李航家门口。

    张小伟不停的徘徊,把刚叩到门上的手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如此再三,他终于下定决心,摁了门铃。

    一遍,两遍,没人在家。

    张小伟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,却想到终究还是要见他的,一颗心又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年未见了,也不知道他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他会不会因为还在生气,所以不会救治开心。

    他会不会已经忘了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他跟林雨结婚怎么办?

    曾经在网上搜索过他的名字,找到了他获得了一个又一个的国际奖项。

    他还是那么的优秀。

    而自己这幅模样,他估计认不出来了吧。

    又拿出手机输上那一连串的熟悉的数字,终究还是没有摁出去。

    “开心,我们坐在这里等等好不好?来爸爸抱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在等谁啊?”

    “等他。”张小伟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西装革履的他。

    “等他干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爸爸想他了,所以爸爸就来等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要等多久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家伙倒是跟自己小的时候很像,总是喜欢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对啊,还要等多久呢,已经足足十年了,他一定不会再等我了。

    “开心乖,这次找的这个伯伯很厉害,他可以让我的小开心果健康成长,不用再住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我就不想去扎针。”

    开心果的胳膊上便是针眼,张小伟一看就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天知道,为什么要让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来承受这么多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来坐到爸爸腿上,爸爸给你讲个故事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听爸爸讲大灰狼跟小红帽的故事,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白雪公主与七矮人的故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也不要,爸爸你给我讲成语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爸爸就给你讲一个亡羊补牢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刚说了没两句,张小伟就听到了楼梯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这个熟悉的脚步声,是他的,是他的。张小伟在心里狂叫着。

    越来越近了,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“航哥,你真厉害,今晚市领导就要请你吃饭,院长作陪呢。咱穿那一套酒红色的西装吧,现代的剪裁,非常衬托你的身材。”

    这是林雨的声音,张小伟如同被浇了一头凉水。

    波儿霸说的是真的,原来他一直在他身边。也应该如此,他那么喜欢他,而且爱的那么大胆。不像自己,喜欢他还要硬往外推。

    “航哥,法国那边又发来邮件,问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回,他们安排手术。”

    嗯,他说得是我们?张小伟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航哥…”林雨的话还未说完,就看到了站在门前的张小伟,只见他样子憔悴落魄,怀里还抱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小女孩,那个小姑娘正打量着他们呢。

    李航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张小伟,震惊在那里。

    怎么他变得这么狼狈了,是不是吃了很多苦。李航盯着张小伟,没来由的心疼。

    张小伟也杵在那里,看着这个日思夜想了十年的男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十年了。

    他在十八岁的时候遇到了他,当时他二十八岁。

    现在他二十八岁了,他已经三十八岁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依旧那么笔挺,帅气,只是他的两鬓已经有了繁星点点。

    岁月不饶人。

    “你站在这里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到。”

    还是那样的脾气,他还是这个样子,明明等了许久,总会说刚到,这点倒是一点没变。

    而且说谎的时候,依旧不敢看直视的眼睛。李航看着张小伟低头说道,自然的想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容易羞涩的小男孩,不由得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“爸爸撒谎,爸爸明明在这里很久了。爸爸不让我撒谎,自己却撒谎,哼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童言无忌。

    爸爸?李航打量了一眼张小伟怀里的这个小家伙,拿着一个魔方,撅着小嘴,正在看着他。

    生气时喜欢撅嘴,跟他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这小孩这么漂亮,也就是他才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吧。不过看这小家伙的眉眼,应该长的更像他妈一点,估计他妈一定也是个美人胚子吧。

    只是下一刻李航的目光就停留在了张小伟手腕上的手表上,脸上僵硬的表情松弛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李航的话里仍旧带着一丝怒气。

    “我…”

    “也对,张先生一向是贵人多忘事,肯定是忘记了我的电话号码,所以找不到我,才来这里碰运气吧。你还能记得这个门,也算难得了。我问你,如果,我今天不回来?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航强抑制住自己想要把他拥入怀中的冲动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的电话。”张小伟垂头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的低声下气,一点不符合你的性格,张先生。”李航勾起了张小伟的下巴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,李医生,对不起,冒昧打扰了。”感受到了李航心中的冷意,张小伟退后一步,咬着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冒昧?打扰?张小伟,你可知道我到底有多想多想被你打扰!这句话在李航的心中在翻滚。

    “你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沉默尴尬。

    间隔了那么多年,两个人竟然都不知道下面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李航啊,李航你一向自诩泰山压顶不改于色,在他面前却始终就是这样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航,让客人进屋坐吧,站在这里不礼貌。”身后的林雨对着小伟颔首微笑了一下,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坐吧。”李航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开心望着桌子上的零食流口水。

    李航拿了一只香蕉给开心,开心看了看张小伟,待的张小伟点头,才敢伸手接,怯生生的说,“谢谢伯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吃饭了?”李航问道。

    “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没吃饭,爸爸又撒谎。”

    张小伟尴尬。

    “刚好我们也没吃,林雨你点餐,在家吃吧。”李航看到张小伟的脸上有疲倦之色。

    “小…不用麻烦了,我,我说完了就走。”

    林雨没有作声,用问寻的眼神看着李航。

    李航拿起电话拨了一通电话,“院长,今天晚上的饭局我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是市领导请客,天大的事你也要来。”

    “比天大的事还要重要的事,好了,院长就这样。您跟领导说,改天我负荆请罪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李航挂断了电话,对林雨说道,“没事了,去吧,别忘了点红烧肉跟剁椒鱼头,给小朋友买点清淡点的,顺便买点牛奶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林雨,把明天的机票退了吧,跟法国那边说回去的日期,无限延长。”

    林雨应了一声,穿上衣服,走出了门。临走时,叹了口气,看了张小伟一眼。

    “李,李医生,不用客气了其实这次来是求你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出来了,这孩子是白血病的症状,而且很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张小伟突然跪倒在李航面前,声音带着哭腔,说道,“李医生,求你救救他,孩子是无辜的,如果你恨我,就打我骂我都接受。”

    张小伟的这一跪,就好像一刀子剜在了李航的心上,自己怎么可以这么残忍,竟然让他跪在自己的面前,他可是他一生的宝啊。

    开心放下手中的香蕉,扯着张小伟的胳膊,“爸爸不哭,爸爸不让我哭,爸爸还哭鼻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,那我可不可以先跟你商量一个事,能不能不要喊我李医生,跟以前一样,好不好。”李航用强有力的胳膊,把张小伟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以前。这么多年了过去了,又怎么能跟以前一样呢。

    “你跟孩子的妈妈谁的骨髓能够配型?”

    “开心没有妈妈。”张小伟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李航疑问的看着张小伟。

    “离婚了?那么你呢,检查了?”

    “检查了,不配。”

    “不应该啊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结婚,开心不是我的,是志哥的,志哥跟他妻子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李航手里的笔登时掉落在了地上,平静的表情几乎要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。

    他没有结婚,孩子不是他的,哈哈。

    真是造化弄人,他等着他的电话,等了足足十年。最后终于忍受不了这种煎熬,回到了国内。

    他在春节的那天,去了青岛,去了张小伟的家里,他坐在车里。带着墨镜,看着张小伟跟开心在雪地里奔跑,孩子喊他叫做,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看着张小伟抱着开心,兴奋的模样。那一刻,李航觉得这世界都冰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这十年间,林雨一直在他旁边,做他的助理,负责他的饮食起居。

    只是他始终没有松口,也始终没有碰过林雨。

    他在最后喊出的那句话,时时刻刻的回响宰了他的脑孩里。

    “你的一辈子说了太多次了。”

    他永远忘不了,那个倔强的他,对他吼出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所以自此之后,他就对自己说,你是我最后一次的一辈子。

    他把自己放逐到了事业中,就是拼命让自己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一停下来就是蚀骨的相思。

    在看到他抱着孩子,那孩子喊他爸爸的时候,李航觉得这么多年的坚持都付诸流。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那个男孩也会像他一样的坚持,他只是在怄气,他一直在等他的电话,短信,原来这么多年,人家早已经有了选择。

    可笑,自己像个傻子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嘛?我明天就要回法国了,如果你再晚来一步,可能这辈子就联系不上我了。”李航从回忆中回来,摇头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老天还是眷恋他们的呀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那么年轻,我却老了,我都有白头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航哥成熟了。”张小伟看着鬓角泛白的李航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是四目相对,张小伟这次却是羞红了脸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开心,你去哪儿,乱跑是不礼貌的。”张小伟看到原先还在前面自个玩的开心,在他低头的功夫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看,伯伯有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塔。”开心从李航的房间走了出来,手里拿着那个埃菲尔铁塔。

    张小伟看到那座塔的时候,脸上绯红一片。

    “开心,爸爸怎么跟你说的,不能乱动别人的东西。”张小伟的脸马上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李航看着张小伟皱着眉头瞪眼看着开心,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,这一本正经的模样,倒不像个慈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爸爸不生气,开心乖乖的。爸爸你在家的时候为什么不让我玩这个塔?”开心撅着小嘴,有些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爸爸怕开心给他摔坏了。”李航抱起了开心,哈哈笑道,“开心这么乖,可以玩伯伯的塔。摔坏了,可以把你爸爸赔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把爸爸给你呢。”开心抱着张小伟的脖子,跟小伟来了一个亲亲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饿了。”开心趴在小伟的脖颈处,摇晃着脑袋。

    正说着,林雨提着饭菜就开门回来了。

    开门的一刹那,看着李航张小伟还有开心坐在一起,有了刹那间的失神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,他就转身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我去帮忙,航哥,你看着开心。”

    张小伟跟着林雨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张小伟从橱柜了拿出了一叠盘子,放在水龙头前冲刷着。

    两个人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林雨,我一直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,那时候年轻气盛,不懂事。说了一些伤人的话,做了一些绝情的事,给你造成了莫大的伤害,对不起。”张小伟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伟,你言重了,那也是我对不起你在先,所以你怎么样,我都能忍受。”林雨微微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都过去了,我不想失去你这个好朋友。”张小伟咬着嘴唇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林雨愣了一下,他放下手上的盘子,看着张小伟,张小伟也看着他,两个人微微一笑,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,两个人都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度尽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。

    在厨房门外的李航看到这一刻,眼里也亮亮的,他舒了一口气,又回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这顿饭吃的很舒心,李航跟林雨都给开心夹菜。

    特别是李航,几乎没有往自己嘴里送菜,全程照顾开心。夹鱼肉的时候小心翼翼,生怕上面带着鱼刺。开心吃的嘴上有油光的时候,拿着湿巾细心的给她擦嘴。开心想喝水的时候,给开心拿着杯子。

    这一切小伟都看在眼里,暖在心上,同时也放下了心里的一个包袱。

    他一直害怕李航不喜欢开心,不想跟开心在一起,现在看来,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吃完饭,林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说道:“我过年之后就没有回家看看呢,刚我爸给我打电话,想我了,我现在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雨,你别走,你就在这住吧,我跟开心出去住。”张小伟抱起了开心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做什么,两个房间,你们俩每人一个,我睡沙发。”李航果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两个声音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住同一个房间,没关系,航哥,我不在意,不用在乎我得感受。”张小伟咬着嘴唇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意,我在意。”李航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伟,这十年,我跟航哥从来没有在一张床上睡过觉,我跟航哥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,我们俩什么都没有。我就是他的助理,这次我没有骗你。你好好想想,该怎么做,别让自己后悔。我先走了。”林雨推门出去。

    房子里只剩下了李航跟张小伟,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,你是不是以为我们俩又在骗你?不过如果你今晚不来的话,可能就开始在一张床上了。”李航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信你们,开心今天累了一天了,我带她睡觉了。”张小伟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睡大卧室吧,床给你铺好了。算了,还是睡小卧室吧,怕你对大卧室有阴影。”李航改口说道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阴影,那些痛苦的记忆早就忘记了,脑子里都剩下了你的好了。

    张小伟没有作声,来到了主卧,床头柜上摆放着一溜的工艺品,都是跟自己那一些是成双成对的,是时候让他们相聚了。

    张小伟哄睡了开心之后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听到李航也进了那边的卧室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他起身,来到了阳台,天上繁星点点,微风徐徐。

    “夜深露重,感冒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航拿着一件大衣披在了张小伟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真是巧,从回来那天起,就没看见过星星,你来了,却看见了满天星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很美。”张小伟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多么熟悉的场景,这样的感觉我以为有生之年再也感受不到了,苍天有眼。”李航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快啊,不知不觉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了,错过你十年了。我不想再错过你了,治好开心后,你会留下来么?”李航看着张小伟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张小伟低头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拿开心的病作为要挟你的手段,我不是那样子的人,你不用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航哥,我们都长大了成熟了,而且这十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,我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还合适。我们需要再好好想想。”张小伟犹豫了一下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睡吧,你也累了一天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李航拦过张小伟,抱了抱他。

    张小伟闭上眼睛,感受着李航身上熟悉的气息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这是你么,是我日思夜想的航哥么?

    阔别十年,终于又抱到了你,幸福的让我有些晕眩。

    真好,还能再遇见你。

    张小伟躺在床上,看着开心那圆嘟嘟的小脸,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天刚刚亮,张小伟就听到李航起床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才五点半。

    张小伟也麻利的爬了起来,看到李航系着围裙,拿着勺子,搅动着电饭煲里的小米粥。

    他把头靠在门上,看着李航笨手笨脚的忙碌着,他的鼻子酸酸的。

    “航哥,我来吧。”张小伟接过了航哥手里的勺子。

    “你再去睡一会吧,昨天那么辛苦,你看你的眼角也有皱纹了。”李航看了一眼张小伟,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,看你这个样子,我们能在中午十二点吃上早饭就不错了,真不知道你这些年怎么活下来的。”张小伟叹了口气,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吃汉堡,各种快餐,这就是孤家寡人的悲哀。”李航搓着手,看了张小伟一眼。

    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