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十章 姐姐,我来啦!(1/4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哀莫大于心死,对于这个家,我已经彻底绝望。

          人越是悲哀的时候,心里的希望就会越发的明亮。

          上一次离家出走的失败,加上家里天崩地裂的变故,更让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寻找傻子姐姐。

          可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,也摆在我的面前——我没有钱。

          家里被那个臭婊子洗劫一空之后,已经是一贫如洗,别说是钱,就连可以变卖的物件都找不到。

          其实我想要的钱并不多,我需要的仅仅只是去深夏的路费,只要打了那里,我相信凭自己的一双手,哪怕是干最苦最累的活,也足以将自己养活下去。

          一分钱难道英雄汉,就是那点可怜的盘缠,难倒了踌躇满志的我。

          我没法去跟乡亲邻里借钱,他们一旦知道我是想抛弃我爹一走了之,必将不分青红皂白的对我一通指责,然后将我盯得更紧。

          焦急万分的时候,我的视线再次回到了躺在地上的那条狗身上。

          这只狗虽然已经死了,但是狗肉还可以卖钱。

          我提不动狗,只能把狗抗在肩上,一步步的往镇子上赶。

          镇子上收狗肉的老板见我年纪小,两只小眼睛贼溜溜的一转,说我这条狗是被药毒死的,只给我出五十元钱,如果我不愿意的话,就赶紧把这死狗扛走,不要耽误他做生意。

          我心里很清楚,这狗逼老板是在坑我,但我没有办法,毕竟这个小镇子上,只有他们一家做狗肉生意。

          而且抗着狗走了好几里的山路,我的脚上已经磨出了水泡,每走一步都艰难万分。

          我含着委屈收下五十元钱,一跛一跛的往车站走去。

          拿到通往深夏车票的那一刻,我第一次觉得希望离我如此之近,自己所有的委屈都没有白受,辛辛苦苦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。

          我踮着脚尖,一跳一跳的蹦上了通往深夏的列车。

          “下去。”

          喝令我的售票员是一个中年妇女,但是脸上的粉涂的很厚,水桶臃肿不堪,却偏偏还要捅上一层黑丝袜,结果令自己的水桶腰更加明显。

          这种老女人的心思跟那种奸商一模一样,她一定是看我穿的破破烂烂,所以觉得我穷买不起车票,是想趁乱混上车。

          走个几个小时的山路,我本来就疲惫不堪,现在更没有心思跟这个女人白费口舌。

          我把车票从裤兜里拽了出来,底气十足的在售票员面前晃了晃。

          售票员不甘心,对着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