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宝岛取景中(1/3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饭桌上众人吃吃喝喝,为了缓解有些冷场的气氛,马芳踪作为宴会的发起人,频繁的向熊耀哗与王铮等人敬酒。

          熊耀哗来着不拒,举杯就干,片刻功夫,面上就浮现些许酒意,话也不觉多了起来。

          “小子,虽然我看你不太顺眼,但你我也算同行,听说你的书在宝岛卖得不错,来干一杯!”

          对熊耀哗的态度转变,王铮有些不适应,但还是端起酒杯,答道:“熊先生客气,我先干为敬!”

          说完一口喝完杯中清酒。

          熊耀哗挑眉笑道:“不错,现在我倒是有点喜欢你了!”

          王铮有些无语的笑笑,对这位大咖的性情转变之快有些哭笑不得,倭国不仅酿造清酒的技术传自中国,就连榻榻米也是大唐时期淘汰下来的产品,对这只有十几度的清酒,王铮还真不惧有酒鬼之称的熊耀哗。

          两人你来我往杯到酒干,喝得不亦乐乎,其他人慢慢都成了看客,王组贤全程都在用一双美眼打量着王铮,如好奇宝宝一般。

          存装清酒的酒壶本身就小,两人连喝七八壶后,熊耀哗早已没了前面的淡漠,搭着王铮的肩膀,喷着酒气说道:“你小子很对我的脾气,以后来宝岛记得找我,酒管够!”

          “那是一定,酒虽是好东西,但还是点到为止才好!”

          清酒的酒精度虽然不高,少饮对身体还有一定的好处,但过多贪杯还是会有伤身子,王铮可记得后世面前这位大咖就是饮酒过度,又患有肝病,这才英年早逝。

          自年结束《英雄无泪》的创作,一直到年,熊耀哗就不再有好作品问世,媒体一再传言他已经是江郎才尽,这让其很是烦闷,后开办宝龙电影公司进军电影圈,可出产的几部电影全部赔钱,再加上患有肝病,更是让其一蹶不振,成天用酒精来麻醉自己,无论是白酒、红酒还是xo,全都来者不拒,这样的状态一直到年月日,因肝硬化引起食道静脉瘤大出血,下午六时去世,享年岁。

          现如今熊耀哗的身体状况已亮起了红灯,以王铮的能量而言,劝其戒酒恐怕不会倾听,只能想个婉转的法子。

          熊耀华举起酒杯,看着清澈的酒液,叹道:“酒,喝多了生不如死,不喝却死不如生!”

          王铮直言不讳的劝道:“酒精依赖是病,得治!”

          熊耀哗闻言哈哈大笑,笑声很是自嘲:“但我已病入膏肓,无药可医,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。”

          说完一口喝尽杯中酒,喝完剧烈咳嗽起来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