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027(1/4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不过秦明尧这个人就像疯子一样,苏九年暂时还不敢惹怒他。

          她低着头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,便要出去,路过秦明尧身边的时候,倒是记得行礼,“大少爷,奴婢先出去了。”

          秦明尧瞧着她的样子,明明同之前差不多,可他总觉得有什么异样的地方,慢慢吞吞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        小姑娘便侧着身子从门边出去,一眨眼就没了人影,他见后,心里冷笑一声。

          秦江春自他来之后,便收敛了笑容,面色平静地同他说“先坐吧。”

          秦明尧心中有异,直接坐在秦江春的对面,身体紧绷,神情倒还算得上轻松,随口问着“三叔找我来有什么事情”

          “扬州城贪墨的事情,你涉及了多少”

          秦明尧眼中划过片刻错愕之后,很快镇定下来。他不知道秦江春是真的知道什么,还是这只是一种诈他的手段,玩笑着试探开口,“三叔怎么突然这么问,我和这件事情当然没关系,不是有人在你面前胡说了什么吧”

          “苏义的账簿我已经拿到手了。”秦江春淡声说,然后从旁边的书里抽出一张纸来,手指压着纸张直接推过去,“我不是诈你,若不是我亲眼看到账簿,我也不敢相信你在这中间也插了一手。”

          秦明尧眼睛在纸上匆匆一扫,瞬间没了笑容。苏义居然将他们都供出来了。

          证据就摆在面前,再多的辩驳都有些无力,秦明尧索性也就没得说话。性子几乎是极端的两人对立而坐,都直直地看向对方。空气都凝滞下来,干燥地像是蹦进来一个火星就能燃起熊熊大火来。

          最后还是秦江春打破了这种沉默,“给我一个理由。”

          “刚好有机会而已,就算不是我,也会有旁人。”秦明尧一早就知道他的三叔想来正直不阿,这种正直在他看来近似迂腐和单纯。现在官场上,谁敢站出来说自己没有捞过一点油水,只怕有人刚站出来,他怀里揣着的金子就掉下来。

          不过这些话不适合说,尤其是自己的把柄还被握在别人的手上,他想了想之后,才说“这笔钱我丝毫未动,早在来扬州城的时候,就已经带过来补上。”

          他只说了自己,旁人却丝毫未提。可那账簿上白纸黑字地写着许多名字,其中有很多人出身簪缨世家,生来就拥有了普通人仰望不及的财富与地位,现在却在贪取着百姓的救命钱。

          秦江春克制着一身火气,沉声问“就这样就能算了你可知道这次扬州城死了多少人一万八千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